推薦閱讀
聯系我們

 

行業資訊
當前位置:行業資訊

解讀《商業銀行流動性風險管理辦法》:流動性新規“軟過渡”

來源:搜狐財經 時間:2019-05-07 14:06

2018年5月25日,銀保監會下發《商業銀行流動性風險管理辦法》(以下簡稱《流動性辦法》),旨在更好地適應當前商業銀行流動性風險管理需要,進一步推動銀行夯實流動性風險管理基礎,提高風險抵御能力,服務實體經濟,維護銀行體系的安全穩健運行。

《流動性辦法》的前世今生對比

新規在15年9月發布的試行管理辦法基礎上再次進行修訂。比較大的變動在于新增三個流動性監管指標:凈穩定資金比例、優質流動性資產充足率、流動性匹配率;對同業投融資業務規范性的表述也有所增加。另外政策性銀行也被一同納入適用機構范圍。《流動性辦法》自2018年7月1日起正式施行。

與2017年12月發布的征求意見稿相比,正式稿主要在過渡期要求上進行了適當放松;對于資產規模首次達到2000億的銀行如何適用新規也進行了明確,賦予一定緩沖期;流動性覆蓋率計算中分子端新增高折算率的“來自央行的資金”,同時調低了3個月以內存款的折算率,分母端將7天以內的“存放同業、拆放同業及買入返售”的折算率設定為0%;其余條款則沒有太大變化,僅在個別表述上有些微調適。過渡期要求的放寬主要體現在流動性匹配率和優質流動性資產充足率兩個指標上:征求意見稿中流動性匹配率要求2018年底前達到90%,2019年底前達到100%,而正式稿中明確2020前暫作監測指標,2020年1月1日起正式開始監管。優質流動性資產充足率原先要求2018年6月底前達到70%,2018年底達到前100%,正式稿則變成2018年底前達到80%,2019年6月底前達到100%。

滿足流動性監管指標的要求對于銀行而言是有一定壓力的,但是這種壓力不具有普適性,對于過去依賴同業負債融資,并在資產端大量配置資管產品進行期限套利、監管套利,即在業務擴張過程中非常激進的銀行而言,壓力是非常大的;但對于業務不太激進的銀行來說,這種壓力是可以在相對較短的時間內化解的。

對于激進的銀行而言,要想滿足流動性匹配率100%的要求則必須提高分子資金來源或是降低分母資金運用。然而在當前去杠桿的過程中,分子端存款增長乏力,同業負債大量收縮,想要提升非常困難。分母端的壓降則面臨兩個問題:一是表外剛兌打破后資產出現的回表需求;二是在當前信用風險加快暴露的背景之下,大量的委外贖回將會加劇信用風險的傳染,甚至導致系統性風險的發生。

可以看出短時間內強行達標將帶來大量風險,這也并不是監管層的本意。作為主要經營和管理風險的金融機構,監管層對于銀行的監管思路更多體現在提供可以有效防范和化解風險的途徑上,而不是在政策執行的過程中創造新的風險。此次發布的《流動性辦法》也主要是為了能夠幫助銀行加速去杠桿和緩釋風險。

新規中雖然對于流動性匹配率在2020年初達到100%的要求沒有變化,但是不再設立中間達標值,給予壓力較大銀行自主調節達標節奏的權利,以及進行風險緩釋和消化的時間,減輕了銀行短期贖回委外和縮減同業業務的壓力,也有利于緩解當前債券市場信用風險的傳染壓力,不會因為急剎車而導致產生系統性風險。

銀行業:抑制同業和委外,平穩過渡信號強

具體到條款上,相較于舊有的管理辦法,新條款主要針對兩類問題:第一,同業負債依賴度、期限集中度;第二,資產負債期限錯配。政策方向上,抑制同業和委外業務、鼓勵回歸傳統存貸業務,支持實體經濟、平穩過渡等方向明確,也是次輪監管思路的延續。

表1 《商業銀行流動性風險管理辦法》與原試行管理辦法重要變動對比

(一)防范日間違約導致的傳染性系統性風險

《流動性辦法》新增了五項商業銀行日間流動性風險管理要求,其中值得注意的是第

三條“具有充足的日間融資安排來滿足日間支付需求。必要時可通過管理和使用押品來獲取日間流動性”,該要求有助于防范日間因循環違約而導致的傳染性系統性風險。

(二)抑同業,嚴控期限錯配,加速去杠桿

新規最受市場關注的是新增的三個量化指標:凈穩定資金比例(NSFR)、優質流動性資產充足率、流動性匹配率。疊加原先框架下的流動性覆蓋率(LCR)和流動性比例,銀行流動性風險監管指標增至5個。資產規模不小于2000億的銀行應當持續達到流動性覆蓋率、凈穩定資金比例、流動性比例和流動性匹配率的最低監管標準。資產規模小于2000億的應當持續達到優質流動性資產充足率、流動性比例和流動性匹配率的最低監管標準。

表2 不同資產規模銀行的流動性監管指標

NSFR旨在防止銀行過度依賴批發性融資,鼓勵其對表內外資產的流動性風險進行更充分的評估。同時NSFR還可以降低銀行使用期限剛好大于監管部門設定壓力情景時間跨度的短期資金來源去建立流動性資產儲備的沖動。該指標最早由巴塞爾協議III提出,目前也已納入我國MPA考核體系中,此次只是正式寫入新規,因而影響不大。

優質流動性資產充足率彌補中小行在流動性方面的監管空白。該指標是簡化版LCR,與LCR相比更加簡單、清晰,便于計算,適合中小銀行的業務特征和監管需求。在之前的監管框架下,資產規模小于2000億的銀行缺乏有效的監管指標,該指標的建立彌補了此處的監管空白。

流動性匹配率指標:影響最大,抑制同業和委外業務,核心在于強化資產負債期限匹配度。流動性匹配率等于加權資金來源除以加權資金運用,監管要求為不低于100%。該指標值越低,說明銀行以短期資金支持長期資產的問題越大,期限匹配程度越差。分子端,來自央行資金和存款各期限折算率顯著高于其他負債,且剩余期限小于3個月的僅存款有70%的折算率,其余均為零,這意味著同業負債依賴度較高且期限集中在3個月以內的銀行折算后分子將非常低。分母端,貸款各期限折算率顯著低于其他資產,而其他投資不論期限如何,折算率恒定為100%。這里的其他投資是指債券投資、股票投資外的表內投資,包括但不限于特定目的載體投資。相對于其他指標,流動性匹配率對于部分同業負債依賴度高、業務較為激進的銀行而言達標是非常困難的,短時間內強行達標的風險較大,監管層也因此給予了更多消化和緩釋風險的時間。

表3 流動性匹配率項目表

注:賣出回購、買入返售均不含與中央銀行的交易

7天以內的存放同業、拆放同業及買入返售的折算率為0%

(三)降低同業負債的期限集中度和依賴度,提高同業融資難度和成本

對于同業融資而言,新規要求降低期限集中度和依賴程度,這一方面將增加對長期限同業負債的需求,提升同業融資成本和難度,另一方面對于同業負債依賴度較高的銀行而言,將不得不轉而增加存款和債券融資的占比以降低達標壓力。結合新增的三大指標,新規通過抑制同業業務、提升期限匹配程度來幫助銀行加速去杠桿的意圖是明確的。目前銀行的主要負債來源均有限:存款增長乏力、保本理財被禁、同業業務收縮、激增的結構性存款也將面臨規范,銀行這種“負債荒”的困境短時間內將一直持續。

(四)過渡期:不同指標不同對待,平穩過渡信號強

為避免對銀行經營及金融市場產生較大影響,新規設置了過渡期。其中LCR要求不變,2018年底達到100%。NSFR因已具有較長的監測歷史,銀行較為熟悉,所以不設置過渡期。優質流動性資產充足率2019年6月底前達到100%。過渡期內,在2018年底前達到80%。相較于資產規模不小于2000億的銀行而言,中小行的過渡期要求更為寬松。部分銀行達標較困難的流動性匹配率在2020年之前僅為監測指標,不設要求,2020年開始以100%要求執行監管。過渡期要求的放寬也再次表明了監管層想要平穩緩釋和化解風險的監管思路。

公募基金:委外模式受影響

影響一:投資公募產品的資金來源受到影響

在前發的資管新規中一直倡導銀行表外業務回表,但是在本次《流動性辦法》中流動性匹配率的要求下(投資其他投資項會以100%計入分母,拉低該指標),即使銀行使用表內資金投資于金融產品也會受到負債約束,對于現在銀行通過委外于公募基金達到避稅和信用下沉的模式形成沖擊,對于接近5000億的定制公募產生較大影響,其中占比最大的是中短期純債基金。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其他投資類別中將債券投資,股票投資排除在外,因此,為了滿足這個比例的要求,銀行自身進行基礎資產投資的動力增強,而委外的需求會大幅度降低。綜合《公開募集開放式證券投資基金流動性風險管理規定》對于單一投資者不得高于50%的限制,委外模式受到較大影響。

除定制產品外,公募基金行業占比最大類別貨幣基金(2018一季報規模7.99萬億,占比64.28%)也會受到這一比例限制的影響,目前作為重要的流行性管理工具,銀行投資了相當比例的貨幣基金產品。而此前執行的《公開募集開放式證券投資基金流動性風險管理規定》要求,同一基金管理人所管理采用攤余成本法進行核算的貨幣市場基金的月末資產凈值合計不得超過該基金管理人風險準備金月末余額的200倍,目前證監會披露的數據顯示,貨幣基金自2017年8月25日后再無產品審批通過。而公募基金行業來說,依靠貨幣、委外拉升規模沖排名的模式終將結束,真正的主動管理能力將成為機構間比拼的核心。

影響二:貨幣基金投資范圍(協存和同業存單)受到影響

在針對中小銀行的優質流動性資產充足率計算中,優質流動性資產充足率=優質流動性資產÷短期現金凈流出,其中,短期現金凈流出=可能現金流出-確定現金流入(在征求意見稿中,被減項目為可能現金流入)。其中,確定性現金流入是指未來30天內到期的貸款、同業業務、投資債券和金融工具等,確定現金流入不超過可能現金流出的75%。可能現金流出部分項下同業業務流出項目(即其他同業業務)包括貨幣基金存放在銀行的同業存款,而從指標要求看,優質流動性資產充足率要大于100%,則要求分母項中的可能現金流出越小越好,影響金融機構與銀行開展的同業業務,對于貨幣基金來說,就是影響其與銀行的協議存款,進而影響貨幣基金收益,當然,去年以來同業負債已經有明顯收縮,對該指標已經有所緩解,但是否觸及紅線以及未來是否會有新增影響主要取決于同業負債收縮后是否還有空間。

表4 優質流動性資產充足率項目表

影響三:過渡期延長緩解委外和同業業務退出速度

與公募基金相關的兩個比例包括優質流動性資產充足率和流動性匹配率,其中,正式稿要求,“優質流動性資產充足率應當在2019年6月底前達到100%(相比征求意見稿要求延長了1年半)。在過渡期內,應當在2018年底前達到80%”對于流動性匹配率從征求意見稿的分兩步走變為看最終考核結果,“商業銀行應當自2020年1月1日起執行流動性匹配率監管要求,2020年前,流動性匹配率為監測指標。”對于該比率超標或者瀕臨超標的銀行來說,意味著短期委外收縮的壓力有所緩解,此外,值得關注的是,如按照征求意見稿的執行進度,在當前債券市場違約風險頻現的階段,倘若再疊加滿足考核指標的贖回壓力,將加劇信用風險的傳染,相比下,正式稿的安排也對債券市場風險傳染起到一定的緩釋作用,債基暴雷的頻度或會有所緩解。

免責聲明:我司尊重原創作者版權,除我司原創和無法確認作者外,我們將在文章末尾標注作者和來源。文章版權歸原創作者所有,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與我司聯系刪除,非常感謝!

必胜国际娱乐城怎么赢